打德扑中别在聊天时一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牌力

分类:HHpoker俱乐部资讯 发表时间:2022-07-21 21:57:21 作者:超级管理员 阅读数:37

v2-6aeb5fe1091916a8776a0d25514c0265_720w.jpg
在试图去明白特定的语言模式之前,问一问:“人们为什么会在打牌的时候说话?”是很有意义的。毕竟,从来没有一种要求规定牌手们需要在打牌的时候说话。除非,牌手们偶尔需要阐明自己的下柱量或是行动不明确时。牌手是完全没有必要说话的。

很好,竞争力强的牌手明白这一点。在一个充满了尤秀牌手的现场高额桌中,牌手们在入局后几乎不说话。大多数经验丰富的牌手在对战其他老练的牌手时明白打牌时讲话并不会带来什么优势——相反的,可能还会产生潜在的劣势。

那么,人们打牌时说话的原因是什么呢?打牌时的谈话可以分为三种主要的类型:

行动相关型(过牌、跟注、下柱或是对这些行动进行阐明)。

不具实际意义型(出于社交或是娱乐)

操控型(为了影响对手或是获取信息)

(以上只是粗略的归类。它们相互之间常常会重叠。它们之间并没有显著的界限。以上只是一种分析牌手们在打牌时讲话的原因的方法。)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以上几种类型并了解信息是如何表现出来的。

行动相关型话语

这一种类型包括通过口头表达过牌、跟注、下柱、加注或是说明下柱量和加注量。也包括对行动或情形提出疑问/声明:“你过牌吗?”“你赢了多少?”或是“你下柱多少?”。还包括针对以上问题的回答,比如:“我下2000。”或是“我赢了3000。”

以下是信息的呈现方式:

口头化表达的相关倾向:有时候,言语形式的表达预示着一些信息。例如,当他有一手强牌时,牌手也许倾向于口头表达自己的下柱量,说:“加注。”在用一手强牌下柱之前,有的牌手也许倾向于问对手:“你有多少筹马?”。

牌手表达行动的方式。例如:牌手的牌力很弱时或是牌力中等时,他会倾向于大声激动的、防御性的说“过牌。”当下柱一手强牌的时候,用很弱很悲伤的声音说“下柱。”

伴随着行动的不必要的词语。例如:当手握强牌时,一个牌手也许会说:“我要加注。”(而不仅仅是“加注”)。当手握弱牌或是中等牌力的牌的时候一个牌手也许倾向于说:“我蕞好还是过牌。”(而不仅仅说“过牌”)。

不具实际意义的语言行为

打牌过程中的大部分谈话都属于这一种类型。打牌过程中产生的大部分语言并不是都带有目的性。很多话语都是随便一说。有些内容与打牌含糊相关,有些与打牌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很多内容可以被认为是“唠叨”。

关于不具实际意义的语言行为的例子:

一个牌手跟注的同时说:“我喜欢你把筹马扔进底池的方式。”

当翻牌出来后一个牌手评论道:“又是方块。”

牌手一边打牌还一边评论电视播放着的体育比塞:“牛仔队又得分了。”

一位牌手在翻牌前加注,三位牌手跟注,他叫道:“每一个牌手都跟注我呀。”

打牌时很多谈话的产生都是因为牌手们认为在打牌时说话很有趣。现场扑克也是一种社交优戏。和许多其他的优戏一样,在过程中聊天是很正常的。和玩大富翁和红心大战时人们喜欢聊天一样,牌手们也喜欢在玩扑克的时候说话。

有些牌手天生就喜欢到处开玩笑,“说废话“或是“挖苦”对手。有些牌手即使是在面对一个大底池的时候都喜欢表现得很自信很健谈。有些牌手认为通过聊天可以创造一个宽松、无负担的氛围。有些牌手也许会想自己冒着泄露信息的风险聊天,但相信自己能够从对手那里获得的信息肯定要比自己泄露的信息要多。

所听到的打牌过程中的交谈都属于这一类型。牌手们试图娱乐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表现出自己正在享受着有趣的、无忧无虑的时光。与此同时,自己并没有泄露任何手牌信息。其中有些牌手也许觉得自己在与技术稍差的对手聊天时能够获得“信息优势”。以上所陈述动机与日常生活中和电视以外的牌局中所遇到的健谈的牌手们的谈话动机并没有很大差别。

即使一位牌手用一种中立且“无任何意味”的方式说话,依旧会展示出很多信息。因为有些时候牌手说话可以显示出一定程度的放松感/焦虑感或是说注意力的集中/分心程度,以及其他方面的信息。

这些信息对于做大量下柱的牌手来说尤其重要。例如,当一个做大额下柱的牌手用一种很流畅的方式交谈时,那么他很有可手中有强牌所以才表现得很放松。一个手中有强牌的牌手做大额下柱时,说话通常会伴有多余的和一些不相关的词语。一个通常很健谈的牌手用单调拘谨的方式说话时,那么就表现出了他的焦虑。


客服微信号
AC60668
点击复制微信号
私通客服号
t418900142
点击复制私通号